首页 > 修真小说 > 神雕郭大侠 > 第一百零一章 函谷八友,各自传承

第一百零一章 函谷八友,各自传承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衍道修真 楚毅本纪之猛将无双 改造美漫从信仰之跃开始 流年沉醉忆盛夏 异客开物 绝代魔尊在都市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嫡女重生:毒妃倾天下 仙帝的九个女儿 重生团宠:竹马有点凶

神雕郭大侠第一百零一章 函谷八友,各自传承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掌门人?听得此种称呼郭靖他不禁心下疑惑。虽然他早有料想这范西强会和逍遥派有些关系,但是真不曾想到就这么直接认掌门人的可能性。即便这七宝指环是逍遥派的掌门人信物,因为一件死物就决定掌门人这未免也太草率了些。

范西强又道:“先祖百龄公,乃是聪辩先生的第二位弟子,与七个师兄弟并称为函谷八友。聪辩先生乃是虚竹子的师兄,两人都是无崖子祖师的弟子。”想是他认为郭靖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,所以才讲得详细了些。

范西强本人并不擅长言辞,又因痴迷于锻冶和人少有交流,所以表述很是有些混乱。

好在郭靖看过《天龙八部》,早就明白着其中的关系。听到聪辩先生苏星河,他已然知晓范西强的身世。原来范家祖上的百龄公,竟然是函谷八友之一,痴迷于围棋,号称棋魔的那个。如此算来,这范西强果然是逍遥派的传人。

只是他仍觉得仅凭七宝指环就认定掌门人有些草率,遂道:“仅凭一个指环是否略显……”

范西强摇头道:“指环只是个凭证,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,我的认同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却原来七宝指环固然重要,却不具备任何实在意义。非要说意义的话,七宝指环的主人有得到散落于全国各地的逍遥派传人承认的机会。但也仅仅是机会而已,若是他们不认同七宝指环主人,即便是戴着七宝指环,并不能命令他们,给他们约束。

郭靖心道,这样却是人性化了很多,免得这七宝指环被别有用心之人得去,逍遥派众人迫于掌门信物要助纣为虐。转念又想,照这么说,这范西强却是已经认同我了?这未免也太快了些。

他未及深思,范西强又道:“掌门人,且来看我这把伞中剑。”说罢自是摆弄起那把小红伞,介绍起各种功用来。

郭靖不禁有几分无奈,他本想提醒一下范西强,先把自己带过来的两把宝剑铸成一把再说其它。但想到此人甚是单纯,又爱铸造成痴,还是迁就他一下好了。毕竟算起来他也是自己的下属了。

范西强这把小红伞可是不同一般,伞骨是精钢所铸,伞面似布似革,更用特殊工艺进行处理,用之护身可刀剑不伤,抵挡暗器更是方便。尤其结构经过特意的加固,坚实程度远非普通伞相比,便是持之从悬崖落下也可保得安然无恙。其伞柄处藏着一把两尺多长的短剑,正应了伞中剑之名。

郭靖觉得这铸造工艺确实是了得,能当降落伞用。只是这构造却嫌简单了些,创意也很是普通。

范西强似是看到他的不以为然,转又拿出一个一尺多长碗口粗细黑漆漆的桶状物,道:“这便是袖里乾坤了。”说话间将这东西套到自己手臂上,然后手指活动,并不见他有什么多余的动作,其手上就出现一根木条,然后范西强手又再翻转,手又出现一块石子。

很明显这应该是“袖里乾坤”的作用,但郭靖看得清楚,范西强并没有按动什么机关,这袖里乾坤的发动怕是与他活动手指有关,如此倒是有些意思。这时候范西强却是握紧拳头,只是这次却什么都没出现。

范西强尴尬道:“现在勉强也算是制成了,不过却未完备。”

这已经足够让郭靖惊讶了,他伸手将这“袖里乾坤”接过来,拿到手上把玩。这才发现这尺把长的桶状物里有各种精细的组件,让他觉得这不是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。

这般想着,他将这“袖里乾坤”套到自己的手臂上,这乃是范西强以自己的比例所作,郭靖和他身材相仿,胳膊粗细相类,故而也用得。

范西强将如何控制肌肉以更换物件的法子与他讲了,这袖里乾坤却是一种装物取物的机关,有些类似于后世魔术师的机关道具。他试验一下,刚开始还有些生疏,过段时间或收或取,无不得心应手,而且全无痕迹。

他心道:或许我可以穿越回去变戏法了。

这个结果便连范西强也没有想到。

却原来这“袖里乾坤”说是制成也算得,但是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太为精细,只一点小的变化便能产生极大的误差,如此非但不能取到自己想要的物件,怕还是会伤到自己。但要找一个能细微控制自己肌肉的人来操纵却也太不容易。

范西强略一思索便想明白,他不但不沮丧,反而喜道:“我一直都想着改进这‘袖里乾坤’,却不想这神物哪能,如此正合掌门人所用。”

郭靖听得此物被称为神物不禁有些恍惚,可他确实也为这些人的智慧感到惊讶,却原来中国古代的机关术数如此了得。遂道:“范大哥大才,这确实担得神物之称。”

范西强摇头道:“这是我制作的不假,但其设计却是冯老头祖上花了心血钻研出来的,说起来却是掌门人帮我赢了那半张草图。”

原来这冯老头的祖上乃是家祖百龄公的师弟,也是函谷八友之一,精通机关术数。郭靖心道,那冯德隆也是吗?我记得好像函谷八友里确实有一个木匠,叫冯阿三,原来冯德隆是冯阿三的后人。难怪精通木雕机关数术。

他突然意识到作为逍遥派的掌门人或许是一个好的开始。冯德隆,范西强这两人都是了不得的人才。一个精于铸造,一个擅长机关,用得好了,怕是可抵万余兵马。更何况他一直都觉得逍遥派最大的人才是那阎王敌薛慕华,若是他的后人继承了他的医术,在战争中应该能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那日光明顶大战之时,他恢复了不少和黄蓉一起生活的记忆,又经过那明教教主的刺激,便连武功都已经想起了一些。《九阴真经》的总纲,易经锻骨篇,收筋缩骨法,移魂大法都想起来,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也记起。

便是降龙十八掌,他现在也已经想起来八掌。而这身体原主人所留下来的一些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,如今便说他是郭靖也无不可。

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他开始认同自己是郭靖才逐渐恢复记忆,还是他因为恢复了记忆才开始认同郭靖。

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做自己该做得事,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守护襄阳,如何发挥他穿越者的优势。有什么是他可以依靠的。

拥有现代人的认识,他对历史的进程有所了解,所以还是觉得襄阳守不住。他到现在也不明白,原著中郭靖到底是怎么把襄阳守住的,一个人能在一场战役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。

他思考了很久,也只得出来把武功练强,强到天下无敌这一条路。

他自觉他现在的武功较之十多年前在轩辕台时的裘千仞强出不少,但若说是天下无敌似乎还差得远,他已经盘算好要去找独孤求败的剑冢。便是连全真教古墓的重阳遗刻也不能放过,尽力抓住每一个让自己变强的机会。

直到现在,他突然醒悟,一个人到底有多狂妄才会觉得自己可以对付千万人。或许结成势力才是最好的法子。如果可能最好培养些弟子,一个郭靖守不住襄阳,那就多培养几个,如果有能耐就整到三千个。

如果能得到逍遥派弟子的支持,自己就算有了不小的根基。虽然浅薄了点,却终究不算是一个人了。此外他还有黄蓉和丐帮的一堆兄弟可以依靠。

唯一的问题是他一点都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,他不想害死他们。他觉得自己死不足惜,却没有权力要求别人跟自己一起死。

不过现在还有二十几年的时间慢慢谋划准备,未必便一定会死,自己好好谋划,真受不住了,便早早送走他们。但现在精通机关数术的冯德隆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可能还是要争取过来。

这个时候范西强道:“掌门人若要去找冯老头便自己去吧,我留下来铸剑便好。”

郭靖心说,你现在想起来要铸剑了。他却不知,这函谷八友各自传承,而且绝不能互相干扰。

那范西强又道:“我这里还有些铁精、精金,可要掺上一些?”

掺上一些应该更结实吧,他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,摇头道:“如果可能的话,让这两柄剑拥有彼此就好。”

小红、小青,飞凤、诸凰,他又回想起那道孤寂的身影,开口道:“若这把剑铸成,不如就取名叫‘蛮蛮’吧。”

ps:最近写的不是这种文体,骤然捡起来还是有些问题的。大概到六月末,或者迟一些七月末,应该能稳定下来吧。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。

;

目录
新书推荐: 大佬的女人又出逃了 变身之明星养成系统 木叶之逆转阴阳 这可是家大公司 超品狂医在都市 无限之主神路 异界选择系统 道仙小剑客 冥婚在劫难逃:神秘鬼夫别闹 重生之异界神使
 返回顶部